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理論 > 上庸論苑

淺析“六個精準”

編輯:黨時軒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8-16 15:03:19
來源:

2015年習總書記在貴州考察,貴州考察的期間,召開了部分省市主要領導的座談會。在座談會上,習總書記又首次提出了,我們做精準扶貧需要做到“六個精準”,你要把“六個精準”做到位了,我們精準扶貧才能真正落地。這“六個精準”,第一,扶持對象精準,這是基礎工作。你如果服務的對象都不準,你該扶的沒有扶,不該扶的都是猛扶,你能全部脫貧嗎?這個工作真的挺難。兩次大規模回頭看,每次都清掉很大一批,因為第一次有的根本沒有認真就瞎搞。管他村干部什么的,有關系的好大批都進來了。每回頭看一次清一批,補一批。對象精準,本身就不容易。

第二個,項目安排精準。對象識別出來以后,建檔立卡以后,怎么幫?怎么扶?那就是讓他發展產業,那么發展產業的目的還是解決貧苦戶的就業問題。那么就業是讓他出去就業,還是本地就業?或者這生活的地方太差了,怎么弄?很難讓他脫貧。是不是應該給搬了?搬遷。搬到哪里去?搬了以后又怎么能穩定?這都是問題。一些家庭主要是因病致貧,重點應該解決因病致貧的問題。還有的家庭有子女上學,是因學致貧的,特別從長遠看,那就要從解決他貧困代際傳遞問題,所以教育扶貧很重要。還有一部分家庭,主要是老弱病殘。那怎么辦?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。社會保障怎么保障?怎么兜底?而通常情況下一戶可能好幾種政策要綜合用才行,而不是單向的。你必須根據他實際情況,綜合的去扶。那你就得想項目,項目到底針對性怎么樣?所以怎樣有針對性的去扶持,讓它能夠真的穩定脫貧,這就必須要求我們項目安排要精準。

第三個資金使用,有對象、有項目,那就需要資金,資金從哪來?誰說了算?能否做到精準?所以這也是一個問題。并且以往我們資金管理,包括扶貧資金的管理,是很難做到精準使用。資金是跟著項目走,但是以往我們的很多項目都是上面定的,省里面定的,有的國家就定了,國家各部門就定了,并且這些項目標準都給定好了,那就是怎么實施?按什么標準實施?上級政府早就把這個標準定好了,下面是基本上沒有機動的權利。以往的扶貧是以區域為對象,主要是基礎設施、公共服務。這樣管理,是沒有問題的。上面主要是擔心將資金下發到下面之后,沒有將資金用到實處。基于這個考慮。上面就管的嚴。但是現在這么大的規模,每一戶都不一樣,上面資金管的太嚴,根本不可能做到精準。所以在近幾年中央在資金管理方面進行重大改革。涉農資金與扶貧有關的資金,進行大整合。在整合后根據實際需要,從這個池子里面去動用資金。這樣資金使用就具有了靈活性。更有利于資金使用的精準。

第四個,措施到戶精準。所謂“六個精準”,措施到戶精準。這什么意思?我們說有對象,有項目,有資金,這行不行?對別的事情也許有對象,有項目,有資金,就差不多了。但是對扶貧還真不好說。不是說有對象,有項目,有資金,你就能做成的。有一些可能相對比較簡單一點,比如說教育扶貧,那就免學費,給你補貼,就相對比較簡單。有些方面,產業扶貧是不是有對象,貧困戶,發展搞產業,有項目,也給項目,好多地方的項目,我們知道,貧困戶不知道干什么,那就把項目給你找好。找好以后是不是就能把資金給你?有的時候怕資金濫用,甚至讓你養豬、養雞,甚至豬崽、雞苗都給買好了,做到這一步。但是在這幾年發現,即使做到了這一步。失敗的比例也非常多。所以這種問題到各個地方都是簡單的這種扶貧方式,沒有持續性,沒有效率。所以錯誤式到戶精準就這意思,你到底怎么到戶?可持續真正能夠有效益嗎?

第五個,因村派人精準。因村派人精準主要是針對現在的貧困村,現在貧困地區就這樣,越是窮的地方,年輕人也出去了,能力強的人也出去了,主要老弱病殘在那,村干部也都是按能力的,年紀又大,素質也比較低。所以中央覺得靠這樣的情況下,在村里面搞精準扶貧這么復雜的事情,我覺得這個能力肯定不夠,力量不夠。所以中央決定,所有貧困村12.8萬個貧困村,有些地方擴展到一部分非貧困村,叫基礎薄弱的非貧困村,派駐村工作隊,派第一書記。這幾年現在派下去的已經300多萬,常年駐村的70多萬。動員多少人力物力,所以就是加強你的能力,當然你派下去到底怎么做?這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有些派下去駐村貢獻挺大,做得很好,有一些可能做不好的也不少。

第六個脫貧成效精準。這么多的人力、物力、財力,最終就是要有效果,成效要精準。習主席講不能虛假脫貧,不能數字脫貧,確確實實要達到我們標準,“兩不愁、三保障”那樣穩定解決,收入要達標。

我們如果我們把這“六個精準”做到,特別前面五個精準做到,我們的精準扶貧才能落地。才能真正的讓貧困戶真脫貧、脫真貧。(法院駐三河村扶貧工作隊 王盟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floppy-tits